解子稔

解子稔(rěn),叫阿稔就好。
杂食动物,入坑颇多,技能广但都不深。
此地盛产魔道相关,主吃恶友,喜all瑶all,喜怀桑,其他嘛基本无雷区,不太喜欢拉郎哦。
日常不定时更新,能写文、码段子、作词策划、手写、画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彩墨、钢笔、汉服来者不拒!
大概是个温柔到极致的人吧。
欢迎互fo呀,多关照啦w。

子稔最近的行程

《吻杀》不坑,应该是周更,上中下三发完结的!肉的部分是陆淮执笔。诶为什么子稔不写肉啊?因为子稔把所有的车速都加在《占有ABO》上啦。

《占有》月更!目前已经在第九章了,还有三章就完结啦。每一章都是1500+的字数,假装吹吹自己的咸鱼字数(被打)。

关于同人曲的话!恶友我一共写过三首,《踏血逢故友》的念白版交给莫书在打理,《牡丹花下死》已经发布啦,《荒唐行》也给了莫书去策划。
《牡丹》本意是想写他们二人少年时甜甜的时光吧。《踏血》侧重点在地狱重逢。《荒唐》是瑶妹视角,反正最后让他们来生相遇,作寻常人家,好好过日子去啦。

最近手头的约填词有点多。可是鉴于学业比较忙,也和策划们说好了得缓一缓qvq,悄悄给大家土下座。

我们下周再见啦!

【吻杀(黑道Paro)上篇】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 薛洋 金光瑶

薛瑶黑道paro。

是和陆淮的联文。

大概是,教父瑶屠灭幼年薛洋所在的党派后,薛洋为了保命,伪装成了一个乞儿。瑶妹猜到了,但没有点破,反而收留了他,培养成了自己身边最好的杀手……最后、最后反被上的故事。

不知道HE还BE,大概看诸君的决定吧,哈哈哈。

子稔很少开Paro,如果有出错,求你们告诉我哇,我好改正。谢谢不嫌弃!

————————————————

求你们先看“吻杀”的意思:
【梗←求你们了一定要看这个梗】

————————————————

【吻杀·上】

很久之后薛洋才记起来。

他和金光瑶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场大型的杀戮里。

教父大人遥遥看着,西装革履,领口别着银质的家族徽章,笑意不减。

而他所有的对手都将在那个血流成河的夜里,奔赴一场盛大的死亡。

唯他幸免于难。

意大利的夜静得瘆人,只留几响消音的枪声,见证了一个帮派被另一个帮派吞噬的屠杀。

“教父大人,我们成功了,与您作对的所有人都死了,”苏涉低声对身旁的黑袍男子说,突然他抬眼看到了街角,又道,“您看三点钟方向的位置,那还有个乞儿……属下替您清理干净?”

“嗯?慢着,”被唤作教父的人转过身来,面上笑意盈盈,“乞儿?竟是躲过了?”

那个孩子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缩在街角垃圾桶旁的阴影里,看不出什么表情。

真是有趣。

“机灵得很,”金光瑶走近他,缓缓蹲下来,“小朋友,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

那孩子眨了眨眼睛,没有要答话的意思。

“噢,瞧我这记性,”教父笑起来,伸手进西装的内袋,掏出一块巧克力,“难得我带了些小朋友爱吃的。”

乞儿的眼神明显亮了亮,他看着金光瑶手心的巧克力,轻声说:“薛洋。”

得逞了。

“薛洋?你的名字?”他把巧克力放在薛洋手中,“你爱巧克力,对吗?”

“嗯。”薛洋剥开巧克力外的锡箔纸,把甜食扔进嘴里。

“那不如,”教父于是对他伸出手,“跟我走。”

“什么?”

“数不清的巧克力,你也将有一番作为,甚至为人头目,”他说,“跟我走,或者冻死街头。”

“你知道,意大利下水道的老鼠最爱啃咬流浪人身上腐烂的肉——它们都发了疯。”

“你也发了疯,”不料那少年竟笑了,口中弥漫着巧克力融化后的甜味,“你留了那么多尸体,够它们好几年的口粮——老鼠们会像对上帝一样感激你。”

“——不过,我跟你走。”

于是他抬眼与金光瑶对视,看清了他笔挺西装的领口银白色的纹饰,那是一枚白玫瑰(私设,把白牡丹改成了白玫瑰)的胸针,衬着他年轻的面容。金光瑶凑近他,薛洋竟有种心跳过快的错觉。

教父大人并不知少年的心思,只是笑了笑,以黑手党见面的礼节,给了他一个礼貌的吻,如蜻蜓点水般落在他唇上:

“千万别后悔。”

————————————————

“你不能有感情,要随时对任何人保持警惕。”穿着黑色西装的教父见到了正在训练枪法的薛洋,于是负手走来,俯身在他耳畔笑着说,“不然你无法成为一个好杀手。”

说着,袖中暗藏的枪口已经抵上薛洋的太阳穴。

“比如这样——你看,你又掉以轻心了,”他笑着,“谁也不能信。”

少年的稚气尚未褪去,他仿佛浑然不知危险,笑着偏头看了看枪口:“连你也不能?”

“我吗?”金光瑶收起枪,随意地摸了摸少年的脸颊,“那时候我决定留下你,便不会再杀你——只要你不背叛我。”

“我不背叛你,但我将会忤逆你,”他肆意地笑道说,“噢,教父大人,你知道的,我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张扬着少年意气风发的眉眼里,藏着暂时还无法明说的妄想。于是他选择凑近金光瑶,借黑手党的吻,姑且填几分心底的欲望,伪装了自己本想说的话。

——我不背叛你。

——但我将忤逆你。

——因为我要得到你。

“是吗?”教父只是礼貌地回敬了这个吻,“叫人期待。”

————————————————

TBC.

“硬豪劲走,多骨瘦肉。
    镂云裁月,断金屈铁。”

↑这是后来人们对宋徽宗瘦金体的评价。

实在是概括地太好。

我终于想起来。

第一次见到瘦金是在上海博物馆,那里有宋徽宗的真迹。

那个瞬间内心所有防线全部崩塌。

用源歆的话来说,看到瘦金的第一眼,就感觉自己恋爱了一样啊。

难得不是三分钟热度,才决定好好练。

难得、难得。

大概就差那么一点,我就不会去那个书法展厅了——毕竟那次去博物馆只是为了应付一个活动。

所以至今都很庆幸。

万幸、万幸。

前几天发的“苟富贵”的手写视频。

像素太辣鸡,凑合一下,呜。

#封神演义# #申姜#

文素By @许纪纪
手写By原po 解子稔。

哪怕冷圈到南极洲,申姜也是一生推…!!
表白太太的文素,可以说完全是我脑补申姜的了!

写作业和考试时候的字差不多就是这样,大概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江湖体吧(被打。)

神隐历劫去。

最、最后暗示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