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子稔

解子稔(rěn),叫阿稔就好。
杂食动物,入坑颇多,技能广然而但都不深。
幸会,欢迎互fo呀,多关照啦w。

#暗搓搓新歌宣传#
《数九寒冬》
——可怜终究意难平。

真正的虐未必有多震撼,也未必有什么生离死别。

大概不过就是原来那个意气风发、誓要闯天下的少年郎,经历人情反复、世事无常,两肋插刀换恩将仇报,一腔热血只泼在黄土上,磨尽少年狂。

最终他卖掉长剑,瘦马换耕牛,独自回到故乡。在务农中逐渐老去,甘愿默默苟活。至死都不敢同旁人说自己昔日仗剑江湖的风流、心上也再没有那个姑娘。

只道:“我心已死,我认命了。”

就这样腐烂在骨髓里吧,无人知晓,就怕是一场痛到自己都不敢回想的梦。

“这天下太大,人心险恶。少年郎,你那本剑谱尚未练得精髓,那套轻功华而不实。那匹捡来的老马跑得太慢,那柄祖传的长剑又沉得离谱。还有你一腔意气风发的热血,也值不上几文换酒的铜钱。”

“更重要的是,江湖儿女最要不得的,就是你这割舍不下的爱恨情长。”

“我说你啊,少年郎,江湖路远,回头是岸。”

——

⭐首发网易云音乐!!

原曲:《风道》
填词:解子稔
演唱:管莫书
后期:风暮眠
画师:雁横烟渚
美工:解子稔

——

凤凰冻死梧桐枝头 游龙困终成走兽
空掷衣袍散尽铜钱 换最后一碗酒
忘恩负义也曾称兄道友
热血冰凉心潮漏
他卖掉长剑回故乡行走
瘦马换耕牛 却道天凉 好个金秋

可恨多年凛冬杀我 又谓数九熬几多
侠客衣袍新霜抖落 且把他斗笠脱
散尽昔日狂 白头风雪裹
命如笑柄终看破
意难平却无奈甘愿苟活
至死不曾说 年少风流 江湖行过

——

“后来他又走了很多路。大漠边疆数孤烟,北国冰河踏白雪。东海临滨望明月,江南雨巷闻燕鹊。折枝新柳,也或许是束梅花,寄天南地北,赠山长水远。”


“可他走了这么远,看了世间百态、认了世事无常,却唯独不见心上人——终不算人间。”


史向同人曲预告(?)

Tag有点多稍微打一下。
——

P1 《怀子由》预告
苏轼苏辙 轼辙/辙轼

“梦中少年把盏,是我怀子由。
  何处青山依旧,可埋骨否?”

引用:
醉落魄 述情
沁园春 赴密州早行 马上寄子由
满江红 怀子由作
水调歌头 丙辰中秋 欢饮达旦 大醉 作此篇 兼怀子由
狱中寄子由

全都是子由啊!!

——

P2 《顾周郎》预告
孙策/周瑜 策瑜

为什么不叫“周郎顾”呢?分享几句歌词。

“闻君有难,换我周郎顾。”

“君赴赤壁场,我将化东风,一瞥也重逢。”

是老梗了,副歌部分讲的孙策化东风来助周瑜打赤壁之战。

——

P3 《梦微之》
元稹白居易 元白

这首在网易云已经发布了!!

这对真是嫌我眼泪不够多。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听闻咸阳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

差不多这样!!

敬请期待!!!

《Seeking Sparks》
——记《底特律:变人》原创同人曲

作词:解子稔
作曲/演唱:黑苏酥Suki

⭐首发网易云音乐!!

——

Seeking sparks就是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仍然不放弃希望,努力去寻找像光/星辰那样在黑暗里闪烁的东西。

作词第一次写英语的歌词,尽我所能写押韵,有不足还请见谅!!

不是特定写给《底特律》里哪位人物的,可能是写给所有被压迫,然后站起来,最后为自己而活的仿生人吧。

——

Born without expectations
我们并非生于期望
Went haltingly through the darkness
步履蹒跚穿过黑暗
Except for the ground filled with debris
除了遍地残骸
We saw those pale bule stars
我们看见幽蓝的星光
Lighting up the roads
照亮去路的远方

We can't feel pains
我们感觉不到疼痛
But it hurts
但伤害始终存在
We try to be silent
我们曾保持沉默
But burst into tears
但难以忍住泪水
We wait for changes
我们等待改变
But they break up all the dreams
却只等来梦想破碎

Finally a fall of a meteor comes
最终一颗流星坠陨
Causing a bang of our empty universe
引起了整个宇宙的爆炸
We don't need to perform
我们不需要伪装
Because we are always alive
因为我们本就活着
And now we hold freedom
而现在我们也拥有了自由
We don't need to perform
我们不需要伪装
Because we are always alive
因为我们本就活着
Make ourselves reform
重组我们自己
And now we hold freedom
而现在我们也拥有了自由

Wandered without directions
漫无目的地游荡
Suffered so long in tortures
忍受漫漫无期的折磨
Except for the ground filled with debris
除了遍地残骸
We saw those pale bule stars
我们看见幽蓝的星光
Lighting up the roads
照亮去路的远方

Finally a fall of a meteor comes
最终一颗流星坠陨
Causing a bang of our empty universe
引起了整个宇宙的爆炸
We don't need to perform
我们不需要伪装
Because we are always alive
因为我们本就活着
And now we hold freedom
而现在我们也拥有了自由
We don't need to perform
我们不需要伪装
Because we are always alive
因为我们本就活着
And now we hold freedom
而现在我们也拥有了自由

——

很久以后,当他不再是原先那个斩不出无极、轻功总摔残的少年郎——他终于归来。

时隔多年,他又一次踏上这条山路。松林闻水声,白鹤当空过。这年入冬,武当极少见地下一场大雪,至少是他记忆中第一次见。

他逆风踏雪,推殿门进去,却没见着熟人。默了一会,心下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喊了,可惜实在太轻,以至于自己都听不真切。或许他早就明白这一声不会有回应。

他说:“师兄,是我,我回来了。”

真正的虐未必多震撼。

大概就是原来那个意气风发、誓要闯天下的少年郎,经历人情反复、世事无常,两肋插刀换恩将仇报,一腔热血只泼在黄土上,磨尽少年狂。

最终他卖掉长剑,瘦马换耕牛,独自回到故乡。在务农中逐渐老去,甘愿默默苟活。至死都不敢同旁人说自己昔日仗剑江湖的风流、心上也再没有那个姑娘。

只道:“我心已死,我认命了。”

就这样腐烂在骨髓里吧,无人知晓,就怕是一场痛到自己都不敢回想的梦。

“他说爱你,又没说谁爱你。
他说他爱你,又没说要爱你多久。
他说他永远爱你,又没说是不是真的。
就算他说的是真的,也未必能说到做到。”

“偷下昆仑山,算卦换酒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