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子稔

解子稔(rěn),叫阿稔就好。
杂食动物,入坑颇多,技能广然而但都不深。
此地盛产魔道相关,主吃恶友,喜all瑶all,喜桑瑶。不怎么吃拉郎。
幸会,欢迎互fo呀,多关照啦w。

预祝七夕快乐(?)

介个是《凤求凰》里的句子: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律师的证人】

年轻的律师从法学院毕业后,来到我的律师事务所工作。

他的努力我其实有看在眼里,但像他一样优秀——甚至比他还优秀的年轻律师太多了,根本不值得一提。

小律师一直苦恼于没有加薪升职的机会。于是一个午休,他问我:“老板,如果我可以接一些大案子,您会不会认可我?”

我记得我冷漠地回绝了,然后残酷又直白地告诉他,他根本没有接手大案子的可能——那些本就是留给我这样的大律师的。

我看到他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解决了几个疑难杂症的案子——那些嫌疑犯原本一点也不肯开口、撒谎滴水不漏。

这个小律师开始动摇我的地位。

我决定找他谈一谈。

然后他告诉我,他有一种能力,可以命令任何人说出他想听的东西。只要问出来,对方就一定会说真话——哪怕他是个死人。

我听后狂笑不止,嘲笑他是个疯子,然后让他滚出我的律师事务所。

“你被辞退了,”我说,“现在,收拾你的东西,麻利地滚蛋,这里不需要精神病人。”

直到不久之后,我才相信他的话。

因为我亲眼目睹他让一具尸体坐起来回答他的问题。

那可怜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变了形——毕竟是在污水处理厂打捞上来的。小律师自信地接手了这个案子,然后他命令那具尸体坐起来回答他的问题。

不过这个案子最后判自杀告终——这根本不是真相。

噢,你问我怎么知道这些的?

因为我就是那具尸体。

End.

—————————————————

鹦鹉先生祝您晚安。

【鹦鹉先生的童话】原创曲

一首安眠曲,好像并不吓人。

鹦鹉先生的设定大概是说,一只蓝皮鹦鹉,喜欢给失眠/晚睡的小孩子讲(黑)童话,哄他们睡觉,然后再把他们吃掉。

歌这个月会发行的!敬请期待!

——————————————————

鹦鹉先生说:
孩子 睡吧 别哭
吹笛人为你指路 红鞋姑娘在跳舞
美人鱼换双腿给女巫
红苹果全都有毒 白雪公主爱侏儒

人脂蜡烛 颅盖茶壶
故事拉开序幕
埋藏尸骨

快入梦吧 糖果屋 梅花鹿
鹦鹉先生 讲故事 童话书

鹦鹉先生说:
孩子 睡吧 别笑
爱丽丝囫囵吃药 却发现自己变老
生吞狼外婆的小红帽
灰姑娘被砍断脚 睡美人满身跳蚤

头发床罩 人皮外套
不听话的孩子
会被吃掉

床上尸骸 在腐烂 是小孩
听完故事 就不要 再醒来

【圣犹大教堂的牧师】

说起来,我去过一次圣犹大教堂。

相比其他的教堂——如果你去过德国的科隆大教堂,或者捷克的人骨教堂,你可能会觉得它太逊色了。因为说得直接一些,那只是一座灰白墙壁的石质建筑。

是吧?我也曾经这么觉得。

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就像“最后公主和王子永远幸福生活在一起”那种童话一样老掉牙。

我们故事的主角是个年轻人,他路过这个小镇的时候天色已晚,低沉的乌云偷走了加百利的号角,大声昭告着“暴风雨将至”的神谕。

他决定在这座小镇的教堂留宿——对,就是圣犹大。

推开教堂的门,他看见空旷的大堂,斑驳的长木凳,没有彩绘玻璃,没有哥特浮雕——也没有十字架。

没有十字架的教堂?真叫人惊讶。

年轻人环顾四周,寻找这里的神职人员——当他几乎要认为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有个声音从他背后响起:“这可不是一个好决定,异乡人。”

“圣犹大不是一个好的寻求庇护的场所,先生,”黑衣牧师说,“有些时候教堂本身比暴风雨更可怕,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年轻人坚持请求在这里暂住一晚。

“那也可以,”牧师笑了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只要你待在门口,不跨过最后一排椅子。”

然后牧师就走开了,一切都安静得过分,没有脚步声,年轻人甚至没有看清他是如何消失的——不过这对他而言似乎并不重要。

然而就像所有故事的主人公一样。那个年轻人躺在地上,心里不甘。他想,凭什么不能睡在长凳上面?

——教堂本该欢迎所有人,哪怕对方是个乞丐。

于是他站起来,试探性得跨过几排长凳。

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过是个虚荣牧师的谎言,他在心里嘲笑到,于是再没什么困惑,便睡倒在长凳。

直到天亮。

有光透过玻璃晒在年轻人脸上,他醒过来,决定离开教堂,继续赶路。

他理所应当地提着行李包去推门,却发现门打不开。

“恭喜你啊,先生。”身后是那个牧师的声音。

“什么?”

“我也曾是一个路过避雨的旅人,也曾有一个牧师告诉我不要走得太深。”

说着,牧师解下他的长袍扔给年轻人。后者被袍子盖了一脸,他手忙脚乱地扯下黑色的布料。

牧师——确切的说,上一秒还是牧师的男人,他拉开大门,略有刺眼的阳光铺满整个教堂。你甚至可以看见光里的灰尘。

“只有自负的年轻异乡人会不听劝告,”他说,“我在这里囚这么多年,镇上就从没人来过这里——就连小孩子都没有。”

“好好享受室内生活吧,小子。这个诅咒可以保证你不老不死——至少不会腐烂在圣犹大,直到你遇到下一个倒霉蛋。”

说着,他关上门,留下里面的人哭喊。

“教堂本该欢迎所有人!”年轻人尖叫着捶打大门,“救救我!放我出去!”

“是啊,说得一点不错。”门外的牧师轻声笑起来。

“可惜并非人人都能从这里再出来。”

End.

——————————————

开了一个新的Tag叫“蓝皮鹦鹉故事集”,存放一些睡前小故事——或许是黑童话,谁知道呢?

希望您喜欢。

不喜欢也没关系——反正又不会被吃掉,对吧?

【贵族和他的花园】

我经常想起这个故事。

或许是我在某本西方小说上读到过的——天知道那本书叫什么?天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这样一本荒诞的书?我记不得。我看过太多西方小说了。

这个故事里,贵族先生在舞会上邂逅了美丽的贵族小姐。和所有故事里的男女主角一样——他们恋爱,结婚。

但不同的是,这个女人至始至终都三心二意,她是真的很奢侈、挥霍无度、脾气恶劣、言语刺耳、抱着暧昧的目的勾搭其他男人……换而言之,她不是一个好的妻子、好的恋人、好的女主人。

但男人始终很温柔,很爱她,包容她,原谅她,善待她。用尽自己的一切去爱她。

女人对此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越来越持宠而娇,那句歌词说的没错——“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于是她越界了,她出轨了,字面上的意思,她和其他男人——她的地下情人,发生了关系。

男人最终发现这件事。

他很温柔地冲她笑,问她是不是出轨了。女人只把这当做是一种炫耀的资本。她说,对,我背叛了你,还以此为荣。

接下来的故事里,男人用铁钳拔掉一颗一颗女人的牙齿,用榔头一根一根敲碎女人的骨头。无论女人如何尖叫、哀求、哭喊,他都只是温柔地冲她笑——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女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但并没有丧命——说实话,已经算是生不如死。但她还活着,而且疼痛让她思维异常清晰,也或许是回光返照?

男人站起来,笑着说,亲爱的,你不知道吧?我三个月前下令为你建造了一座新花园——谁教你总是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把我们的花园搞得一团糟呢?

“那座新花园就快要完工,”他说,“我本想把它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你——现在看来,可以提前竣工了。”

于是男人把半死不活的女人带去了新花园,他对她微笑,不管她如何挣扎哭泣,最终把她嵌在水泥墙里——就像伦敦桥的那个童谣,你知道那个童谣对吧?他们用小孩的尸骨来填造伦敦桥,噢,真是难以置信。

后来的故事我并不清楚,或许我们可以去我的花园逛逛——不过这真是很好的睡前读物,不是吗?

————————————————

开了一个新tag叫【蓝皮鹦鹉故事集】,存一些黑童话和小故事。

希望你喜欢。

不喜欢也没关系——反正不会被吃掉的,对吧?

#古风原创曲《我非此中人》文案#

-

“我从医十多年,从不曾信过鬼神。你说这个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当然,”他笑道,“不然此时站在你眼前的我,是什么呢?”

———————————————

作词:解子稔
作曲:管莫书
编曲:李祥晖(魔方OwO)
演唱:管莫书
念白:殷熠
画师:雁横烟渚
后期:漫漫

网易云传送门:【我非此中人】

——————————————

我是个郎中。
自年幼出师来,便以治病救人为生。
我嘲笑前几日新来的算命先生,笑他整日穿着白衣坐在桥头,装作卜天地论鬼神的模样。
人生而有死,有什么可算的?若是得了什么疾,还不如教那些人寻我求医问药。
——不过是些胡诌骗人的江湖鬼话。

这一日天蒙亮,我便出门上后山采药。
不料那算命先生在桥头拦我。
“你此去有劫,”他劝道,“还是莫上山了。”
我自然对他这般信口开河嗤之以鼻,只管采药去。

山间气候变化无常,方才还是青天白日,忽就下起了暴雨。
可恨山路泥泞难行,着实不好走。当我伸手去摘一株地黄,却一脚滑空,跌下深谷去。
——竟叫他算中了。
这是我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想。

醒来之后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此地烟云缭绕,有白鹤低叫着横空掠过,成片的桃花林接连天际。
而我的身上居然没有一处受伤。
此时远处有悠扬的琴声传来,如梦如幻——不似人间乐。
我便踏叶去这仙乐的源头。

我终于寻到那个白衣人。
他坐在烟云深处弹琴,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他在我到来之后停了动作。
他说:“恭候多时。”
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转而问他:“你在等我?可这是哪里?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会在此处?”
“此地为玉洞,”他站起身来,“而我在等你。”
此时的我一定像个无知孩童:“等我?为何?”
“谁叫小郎中从不听从劝告,”他笑道,“不信命数,也不信仙佛。”
“的确不信,”我点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神仙。”

那白衣人留我在玉洞养伤。
我困惑不已,因为根本没见到任何伤口。但他认真的样子,又让我难以拒绝。
“你的左手伤得不轻,”他说,“不过以你的医术,很快就能为自己治好的。”
我深以为然。

第三天的时候,他终于决定送客。
“此地于你不宜久居,”他说,“你该回去了。”
于是白鹤破空而来,在我们头顶盘旋长鸣。
“它会领你回去镇口桥头。”
这个“它”指的也没有旁人了,想必是这只白鹤。
“你呢?你不出去吗?”
“我会的,不过比你晚些。”
我心底有疑,却只作揖谢过他,转身跟着空中的身影向洞外走去。

我终于下山,见到了镇口那座桥。
算命先生并不在那里。
突然鹤在我发顶长唳一声,我顺声抬头望去,只有万里无云的青天白日。
根本就没有什么白鹤。
难道只是我做了一场梦吗?
就在这时,左手臂上传来锥心的疼痛,疼得我一颤。
——原来跌谷受伤是真的,只有疼痛是真的。

我是个郎中。
自年幼出师来,便以治病救人为生。
前些时候我上山采药,不慎失足跌落深谷。好在只伤了左臂的骨,还难不倒我。
只是桥头的算命先生不见了,大概是又游走去了下一个镇子替别人卜卦批命了吧。
生活一切照旧。
直到这一天。

雷雨来得突然,滚滚雷声排空袭向后山。
终于,电闪雷鸣停了下来,暴雨倾盆而下。
夏日的天气,真是无常。我想。
可我正在问诊的那个老人说,雷击后山,怕是神仙在渡劫罢。
我只觉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七十年了,”老人说,“我们那辈的传闻。听说是个年轻的医者——大抵比你还小些。”
“可惜啊,他的友人死于病痛,药石无医。他自然自责不已,转而求仙问道,希望有朝一日能救助更多人。”

“只是个传说罢了,”老人见我愣着没有反应,最终笑着摆摆手,“倒是场凉快的雨。”

这天夜里雨停了。
我整顿好,正准备上床歇息,门却被扣响了。

那个白衣人站在门外,眉眼清澈,映着月光。
他看了我一会,先开口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有,”我说,“桥头的算命先生是……”
“是我。”
“好吧,那就没有问题了。”
“好,”他慢慢说,“我要离开了……好在这一回终于救上了你,真是万幸。”
“……先生走好,”我忍住心下的悸动,只作揖道,“还有,多谢你救命之恩。”

他转身准备离去的瞬间,我最终没能忍住,还是问了他。

“你说这世上,真的存在多年来隐居洞天、却愿意救起误入山林凡人的神仙吗?”

“当然。”他回头笑道。

“不然此时站在你眼前的我,是什么呢?”

-

End.

补档【吻杀】恶友黑道paro 魔道祖师 薛洋 金光瑶 薛瑶

对不起大家!因为老福特真的抽得很厉害…莫名其妙吞了我好多文,今天才补档真的对不起!!

今天补档的内容是《吻杀》!和陆淮的联文!

【上篇】

【中篇(含陆淮写的车!)】

【下篇】

关于“吻杀”的这个梗!大概是意大利黑手党以礼貌的吻作为打招呼的方式,相当于拥抱/握手之类的。但如果把对方的嘴唇含在口中,意思则是“我将杀了你”。

以上!

占tag致歉。
以上的几篇文明天晚上补档!走链接!
老福特连我的陈年老文都要吞,呜呜呜,这是逼我填坑的节奏。

【底特律】存档一下同人曲

歌名没有想好,可能类似于Spark之类的!像光/星辰那样在黑暗里闪烁的东西吧。

第一次写英语的歌词,尽我所能写押韵qaq有不足还请见谅。

运气好的话这个夏天就能做好啦!和作曲的姑娘写个史诗一点曲子,希望可以成功(ˊ˘ˋ*)。

不是特定写给《底特律》里哪位人物的,可能是写给所有被压迫,然后站起来,最后为自己而活的仿生人吧。

为了自己开心所以写的歌!

【开头】
Born without expectations
并非生于期望
Went haltingly through the darkness
步履蹒跚穿过黑暗
Except for the ground filled with debris
除了遍地残骸
We saw those pale bule stars
我们看见幽蓝的星光
Lighting up the roads
照亮去路的远方

【桥】
We can't feel pains
我们感觉不到疼痛
But it hurts
但伤害始终存在
We try to be silent
我们曾保持沉默
But burst into tears
但难以忍住泪水
We wait for changes
我们等待改变
But they break up all the dreams
却只等来梦想破碎

【高潮】
Finally a fall of a meteor comes
最终一颗流星坠陨
Causing a bang of our empty universe
引起了整个宇宙的爆炸
We don't need to perform
我们不需要伪装
Because we are always alive
因为我们本就活着
And now we hold freedom
而现在我们也拥有了自由
We don't need to perform
我们不需要伪装
Because we are always alive
因为我们本就活着
And now we hold freedom
而现在我们也拥有了自由

【第二段开头】
Wandered without directions
漫无目的地游荡
Suffered so long in tortures
忍受漫漫无期的折磨
Except for the ground filled with debris
除了遍地残骸
We saw those pale bule stars
我们看见幽蓝的星光
Lighting up the roads
照亮去路的远方

【桥】
We can't feel pains
我们感觉不到疼痛
But it hurts
但伤害始终存在
We try to be silent
我们曾保持沉默
But burst into tears
但难以忍住泪水
We wait for changes
我们等待改变
But they break up all the dreams
却只等来梦想破碎

【高潮】
Finally a fall of a meteor comes
最终一颗流星坠陨
Causing a bang of our empty universe
引起了整个宇宙的爆炸
We don't need to perform
我们不需要伪装
Because we are always alive
因为我们本就活着
And now we hold freedom
而现在我们也拥有了自由
We don't need to perform
我们不需要伪装
Because we are always alive
因为我们本就活着
And now we hold freedom
而现在我们也拥有了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