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子稔

解子稔(rěn),叫阿稔就好。
杂食动物,入坑颇多,技能广然而但都不深。
幸会,欢迎互fo呀,多关照啦w。

【华武】《江山过客》
         ——楚留香华武同人曲
原曲:吴哥窟
填词/文案/策划/美工:解子稔
演唱:棉裤/儒生   
后期:二弦

网易云音乐链接:
【江山过客】

【文案】

武当小道长在山上住久了,难免也会对山下的世界产生好奇。

这份好奇本来是可以被萧掌门向来教的大道无情理论抑制的,他也的确清修了十七八年。

可自从师兄下山游历回来后,整天和他说江南的烟雨水乡、金陵的万家灯火,那种名为一滴醉的美酒有多么多么好喝、点香阁里的姑娘(蔡师兄)有多么多么貌美……

一句话,山下的一切都比这里新鲜有趣。

武当就这样动了凡心。

在心底默念三遍无量天尊后,他趁着大晚上月黑风高,留了字条儿给师兄,大意叫师兄替他向掌门请个罪,待来日再回来自己认错——没办法,他等不及要去喝酒啦。

——————————————

相比之下,华山走这一趟就随意多了。

华山是个聪明人,用专业术语来讲那叫一个骨骼清奇。别人学十几二十年才有小成,他七八年把华山武艺全都学了个遍。

反正该学的剑法也都学透了,半路跑出来玩一玩,顺路替别人打抱不平啦,除暴安良啦,也没啥不可以嘛。华山这样想着,就一溜小跑下山去。

——————————————

相遇是武当始料不及的。

江南这天阳光正好,路过茶馆还没进去歇脚呢,突然就被一个福袋小贩缠上了。

看他楚楚可怜地说“少侠,买个福袋吧”,真是不忍心拒绝。可摸了摸自己口袋,哎,虽然武当有的是钱,可他是偷偷溜出来的啊,哪里来那么多铜板?

“呀,天下奇闻,武当小道长也会没钱花?”

回头看去,路边的华山衔着狗尾草,手臂枕着脑袋,半个身子靠在树上。

好一派风流的模样。

叫人想打……不,想叫他还钱。

武当山上待得的确久了些,但又不是傻,门派行情也都清楚,于是开口就是一句:“还钱。”

“哎,这个可不行,有钱也不还,何况我没钱,”华山吐掉嘴角的狗尾草,“这样吧,你别给他钱了。”

“穷苦百姓,勉强维持生计才出此下策。贫道下不了手,所谓仁义道德……”

“行了行了,别给我扯那一套虚的,”华山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小道长心地善良呀,不忍心动手动脚的。”

“——我来帮你揍他呗。”

——————————————

华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这个冰山脸熟络起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就想缠着武当,同他一起游历四处走。

真想看他哪天再也熬不住那一副大道无情的模样,好对自己笑一笑。想想都知道,肯定倾国倾城,连点香阁的姑娘们都要望尘莫及。

为了完成这一点,他们结伴路过金陵的时候,华山特意请他喝了壶酒。

刚入夜的金陵最为热闹,万家灯火照亮整个夜空。

华山拉着武当穿过车马人流,使个轻功就跳上一处高楼,晃了晃手里的酒壶:“怎么样,小道长没喝过吧?金陵名酒,一滴醉,要不要尝一尝?”

之前说过武当清修多年,的确不怎么喝酒,没几口就微微有些醉了。

华山见他眸里映了楼下金红的灯火,眼神略有迷离,缺仍旧像个谪仙,不动声色,身处世外,只是远远看着夜空下的闹市。

“小道长觉得怎样?酒好不好喝?”

“酒是浊酒。”他点评道。

这还浊酒?这可是小爷花了好多银子买了请你的!

华山这话还没说出口呢,就听武当又说:“人是俗人。”

“嗯?”

“现在才觉得,修道之人虽长生不易老去,可一生都在清修,”武当比划道,“如今下山,看过天高地远、江长海阔,方才识人间。”

“嘿呀,果然醉了话多,我喜我喜。”华山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地想下一步该套些什么话。

还没等华山想好呢,武当又自言自语起来。

“天地万物皆不过如此而已,”他道,“唯独那人还有些看头。”

“谁?”华山只觉得气血涌上,心跳极快,“你说的那人,是谁?”

武当转头看他:“还能有谁啊?”

“没办法啦,”他说得已很小声,华山却听得一字不差,“就当是我栽在你手上。”

“谁叫当年惊鸿一瞥,扰我平生清修。”

——

评论(20)

热度(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