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子稔

解子稔(rěn),叫阿稔就好。
网易云签约音乐人/B站Up主/微博:解子稔。
杂食动物,入坑颇多,技能广然而但都不深。
以后的日子请多关照,幸会呀。

【吻杀(黑道Paro)上篇】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 薛洋 金光瑶

薛瑶黑道paro。

是和陆淮的联文。

大概是,教父瑶屠灭幼年薛洋所在的党派后,薛洋为了保命,伪装成了一个乞儿。瑶妹猜到了,但没有点破,反而收留了他,培养成了自己身边最好的杀手……最后、最后反被上的故事。

不知道HE还BE,大概看诸君的决定吧,哈哈哈。

子稔很少开Paro,如果有出错,求你们告诉我哇,我好改正。谢谢不嫌弃!

————————————————

求你们先看“吻杀”的意思:
【梗←求你们了一定要看这个梗】

————————————————

【吻杀·上】

很久之后薛洋才记起来。

他和金光瑶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场大型的杀戮里。

教父大人遥遥看着,西装革履,领口别着银质的家族徽章,笑意不减。

而他所有的对手都将在那个血流成河的夜里,奔赴一场盛大的死亡。

唯他幸免于难。

意大利的夜静得瘆人,只留几响消音的枪声,见证了一个帮派被另一个帮派吞噬的屠杀。

“教父大人,我们成功了,与您作对的所有人都死了,”苏涉低声对身旁的黑袍男子说,突然他抬眼看到了街角,又道,“您看三点钟方向的位置,那还有个乞儿……属下替您清理干净?”

“嗯?慢着,”被唤作教父的人转过身来,面上笑意盈盈,“乞儿?竟是躲过了?”

那个孩子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缩在街角垃圾桶旁的阴影里,看不出什么表情。

真是有趣。

“机灵得很,”金光瑶走近他,缓缓蹲下来,“小朋友,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

那孩子眨了眨眼睛,没有要答话的意思。

“噢,瞧我这记性,”教父笑起来,伸手进西装的内袋,掏出一块巧克力,“难得我带了些小朋友爱吃的。”

乞儿的眼神明显亮了亮,他看着金光瑶手心的巧克力,轻声说:“薛洋。”

得逞了。

“薛洋?你的名字?”他把巧克力放在薛洋手中,“你爱巧克力,对吗?”

“嗯。”薛洋剥开巧克力外的锡箔纸,把甜食扔进嘴里。

“那不如,”教父于是对他伸出手,“跟我走。”

“什么?”

“数不清的巧克力,你也将有一番作为,甚至为人头目,”他说,“跟我走,或者冻死街头。”

“你知道,意大利下水道的老鼠最爱啃咬流浪人身上腐烂的肉——它们都发了疯。”

“你也发了疯,”不料那少年竟笑了,口中弥漫着巧克力融化后的甜味,“你留了那么多尸体,够它们好几年的口粮——老鼠们会像对上帝一样感激你。”

“——不过,我跟你走。”

于是他抬眼与金光瑶对视,看清了他笔挺西装的领口银白色的纹饰,那是一枚白玫瑰(私设,把白牡丹改成了白玫瑰)的胸针,衬着他年轻的面容。金光瑶凑近他,薛洋竟有种心跳过快的错觉。

教父大人并不知少年的心思,只是笑了笑,以黑手党见面的礼节,给了他一个礼貌的吻,如蜻蜓点水般落在他唇上:

“千万别后悔。”

————————————————

“你不能有感情,要随时对任何人保持警惕。”穿着黑色西装的教父见到了正在训练枪法的薛洋,于是负手走来,俯身在他耳畔笑着说,“不然你无法成为一个好杀手。”

说着,袖中暗藏的枪口已经抵上薛洋的太阳穴。

“比如这样——你看,你又掉以轻心了,”他笑着,“谁也不能信。”

少年的稚气尚未褪去,他仿佛浑然不知危险,笑着偏头看了看枪口:“连你也不能?”

“我吗?”金光瑶收起枪,随意地摸了摸少年的脸颊,“那时候我决定留下你,便不会再杀你——只要你不背叛我。”

“我不背叛你,但我将会忤逆你,”他肆意地笑道说,“噢,教父大人,你知道的,我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张扬着少年意气风发的眉眼里,藏着暂时还无法明说的妄想。于是他选择凑近金光瑶,借黑手党的吻,姑且填几分心底的欲望,伪装了自己本想说的话。

——我不背叛你。

——但我将忤逆你。

——因为我要得到你。

“是吗?”教父只是礼貌地回敬了这个吻,“叫人期待。”

————————————————

TBC.

【伪肃清】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薛 薛洋 金光瑶

【伪肃清】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薛。

假的肃清。

十分钟瞎写的,哈哈哈求不要掉粉。

祝看官们食用愉快。

————————————————

这一日迟早会到来,只是比薛洋预料中的快了太多。

他斜斜立着,以剑撑地,受了好处伤,血染红了衣衫。

终于等到了始作俑者的出场。

“登顶金麟台对你就那么重要?”

“是呀,”金星雪浪的少年上前几步,嘴角似仍噙着几分笑意,“难道你会不知?”

“所以你就要为功名弃我?”

二人之间向来无需什么掩饰,便干脆利落地答:“我以功名弃你。”

“好啊,好啊,”他强作顽劣的模样,咧嘴笑了笑,“这才是我认识的金光瑶嘛。”

“若你不为功名弃我,我怕是还寝食难安。”

————————————————
(↓以下是糖。)

“客卿便安心地去,”在凑近给最后一剑的时候,他似乎往薛洋袖口塞了些什么,“去哪里都可以。”

那是一张传送符。

薛洋眯眼打量身前人,精疲力尽已无力再多话,只心道,也难为你晓得你我多年情分,还不赖啊小矮子。

“别惹上君子,”那人在他耳畔轻声道,“也别再回来。”

“就当为了你我都能好好活下去。”

“我们后会无期。”

————————————————

短打Fin.

觉得他俩不加修饰的话,就应该是这种样子的。

悄悄说,番外里,私觉,薛洋是真的有很把瑶妹当朋友。

好了下周期中考,回来后会有更新!

挥挥!

#魔道祖师# #恶友组同人曲#

《牡丹花下死》

同人曲二宣来啦!

网易云音乐已上线!

B站已经上线!

求诸君来听歌!求扩!!求听!!跪着求你们啦!!

——————————————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歌名】《牡丹花下死》

【原曲】《悲歌》

【填词&文案】解子稔

【演唱&后期】若以止白

【画师】厌氧、涵月等多画师授权,详见Pv

【Pv】坂口三千代

【美工】解子稔

【策划】夜影 @夜影 、解子稔

——————————————

文案:

“嘿,金光瑶,”那面容尚且稚嫩的少年慵懒地用手臂枕着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怎么死?”

“晦气,”被唤作金光瑶的少年轻声笑起来,“成美怎么问起这个?可是心虚了?”

“呸,心虚什么?你薛爷爷像是会愧疚的人?”薛洋微微眯眼,“我只是在想呀,像你我这样的人,手上已丧了不少人命,这辈子还不知道要杀多少人、造多少孽呢。”

“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哦,”薛洋凑上金光瑶的耳畔轻声道,“你怕不怕?”
“为何要怕?”金光瑶笑了笑,遥遥一指开满金星雪浪的四周。

“成美可知这样一句诗?”

“什么?”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哈哈哈哈哈哈,”薛洋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好一个牡丹花下死,那我等着。”

“是啊,做鬼也风流,”金光瑶笑得眉眼弯弯,“我可也等着呢。”

春光明媚,两个身穿金星雪浪的少年郎,站在牡丹花海深处窃窃私语,笑意直达眼底。

那模样,就好似话本里,偷偷和心上人私定终身的光景。

二人看了看彼此,相视一笑,竟都有些别不开眼。

春风得意,一派少年风流。
   
 
——所以,莫问后来。

很久以前点的图!!扳手原来一直都记得!!呜呜呜她是神仙啊!!!比心打call爱她♡!!

召唤扳手修门轴:

最后一副点图!我画完啦!!!
电脑手机色差太大…还是黑白好orz

【占有ABO 第六章】魔道祖师 恶友组 瑶薛 金光瑶 薛洋

【占有ABO】第六章

魔道祖师 恶友组 瑶薛。

这一章走剧情!

囚|禁+怀|孕+带|球|跑。

怕是严重OOC,致歉。

简单来说,就是一对向来在别人面前装B的恶友,突然发现对方一个是A、一个是O之后,顺理成章♂的故事。

金光瑶A,薛洋O。

不喜勿入,拒撕[划重点]。

祝看官们食用愉快w。

————————————

设定:

金光瑶:天乾=A
二人伪装:中庸=B
薛洋:地坤=O

————————————
章节的传送符:

1.【第一章】(噗嗤)

2.【第二章】(滴滴滴)

3. 【第三章】(咕噜)

4. 【第四章】(滴滴滴)

5. 【第五章】(滴滴滴)

6.【第六章】(啪嗒)

—————————————

TBC.

国庆没有《占有》的更新啦。

最近在复健化学…真的这次化学考试我简直智商下线!很气!

回家车上码的嘻嘻。

如果可以的话,不要脸地求个评论什么的…。谢谢啦!

子稔 谨上。

【如何拐跑Q&A】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

一分钟产物。

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

是糖啦。
————————————————

Q:薛公子好呀,请问您知道怎么拐跑金宗主吗?

A:老子怎么知道?他自己贴上来的。哦,不过要拐跑也不是什么难事。【故意卖关子压低声音】

Q:嗯??【凑近】求告知!!

A:也不给点犒劳?

Q:【摸出了实现准备好的糖】哎,给你这个。

A:亏你识相,喏,知道增高垫吗?

Q:【迷茫眼】

A:嗯,恨天高的那款,多买几个。不错。然后告诉他“来来来,我这儿有你最爱也最需要的东西哈,还不和爷走?”

Q:薛公子是不是给他买过……【小声】

A:没卵用,床上他也增不了,还不是得在下面【笑露虎牙】

Q:?!?!然后!!??求细节?!!

A:【耸肩】不说!你想让他断我糖吗?

Q:我给你糖!!要多少给多少!!求细节!!!

A:你的糖呀【眯眼】没他给的甜。

Q:……感情这是公然来秀恩爱的?!!

——————————————————

子稔 谨上。

写作业去啦!

诶,深夜打广告。

恶友向同人曲《踏血逢故友》差不多完工啦,后期最后改一改就成功了。

不过还是决定等pv做好了,再一起发布也不迟。

趁着这个时候po几张图,积攒点人气。

线稿来着涵月太太,咸鱼上色是我。

厌氧的图不放啦,毕竟我没有参与hhh,到时候pv就能看到!

恶友组表情包!!

是个瞎涂的表情包改图!!

超可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被自己的乱涂可爱到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我怎么这么不要脸!!

假…假装凑合恶友组hhhhhh。

人名:原Po——子稔

剑名: @一生悬命 ——源歆

背景图来自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