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子稔

解子稔(rěn),叫阿稔就好。
杂食动物,入坑颇多,技能广然而但都不深。
此地盛产魔道相关,主吃恶友,喜all瑶all,喜桑瑶。不怎么吃拉郎。
幸会,欢迎互fo呀,多关照啦w。

占tag致歉。
以上的几篇文明天晚上补档!走链接!
老福特连我的陈年老文都要吞,呜呜呜,这是逼我填坑的节奏。

【闲聊】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洋 金光瑶 薛瑶薛

不过一次闲聊罢了。

“你看,”穿着金星雪浪的少年拍了拍袖口并不明显的皱褶,“我带着满身泥泞,偏要从街尾花楼,一路剑锋滴血,染红了金麟台千层白玉阶,机关算尽去争那牡丹与朱砂。”

说到这里,他眉眼笑意更甚几分,就好像在说旁人的故事:“若说百年后自食恶果、死于非命,落个十八层地狱的下场,大抵也会心有不甘。”

“你又不怎的亲自动手,腌臜的脏事儿还不都扔给了我?”薛洋笑嘻嘻啐了口,头枕双臂,作慵懒状道,“不甘什么?这不是你自己选的路?看你惜命得很,总归不想自己死,那就叫别人下去见阎王吧。”

“况且,就算哪日丧命,想来地狱也会有昔日旧友作陪,”薛洋笑露虎牙,分明是张少年郎的笑颜,却怎么瞧都觉得有些瘆意。

“好歹拉了你同我一道深陷泥沼,”他说,“恶鬼人间走一遭——不亏。”

Fin.

【狼狈】短打 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薛 薛洋 金光瑶

明天考试啦。

悄悄更一个短打,背景是薛洋临终前的时候,瑶妹去接他。

恶友后期的同框(比如肃清/送别)真是好多玻璃渣哇。

然后祝一切顺利!

——————————————————

「也曾狼狈为奸几番,
    下场却落得狼狈不堪。」

——————————————————

“这和你在兰陵少年风流的当初,可一点都不像啊,成美。”

说着,金光瑶俯身替浑身是血的少年合上双眼。

“又是这样啊,总要我来收拾烂摊子。”

薛洋眉眼上星点血渍染红他金星雪浪袍的袖口,却不见他眼里有半分嫌恶,反倒是几分悲恸。

“可是也……从未见你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不堪过。”

并非兔死狐悲,只道物伤其类。

他轻声言语,终究也不知是在对谁说——分明那少年早已听不见。

“那时候……”

“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狼狈为奸的吗?”

————————————————

短打Fin.

加油w。

【情非得已】超级短打 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薛 薛洋 金光瑶

“若有一日,我情非得已,我们不得不反目成仇——”

“迟早的事,”那少年轻松接过他的话,“我一点也不惊奇。”

“你这人、嘴上说得好听,心里定是睚眦必报的,怕恨不得将我拆骨剃肉。”金光瑶竟笑了,“哎呀,想来见过你那些手段,真叫人瘆得慌。”

“你和那些杂碎可不一样,”薛洋也笑起来,声音甜腻腻的,仿佛淬了蜜糖,“怎么,你瞧我就这么没良心?”

“既然你说你情非得已,我便信了。”

——————————————————

短打Fin.

超级无敌OOC致歉!

反正恶友超甜不接受反驳!

晚安w。

“就这破字?成人之美?我偏不。”

“你听着,我就要和你一起为非作歹。”

“金光瑶,你可别那么小气,”薛洋笑道,“你一人独吞这十恶不赦的罪名做什么?不妨带上我呗。”

【无脑OOC短打小甜饼】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洋 金光瑶 薛瑶薛

“你还真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

“才不要,”那少年打断他,“是一被子的好朋友。”

硬生生加重了“被”的发音,就怕眼前人摸不清他的龌龊小心思。

“好啊,”另一少年笑道,“一辈子,也一被子。”

————————————————

短打Fin.

(被子,就是睡觉盖的那个被子)

(一被子什么意思,咳,我就不多解释了,相信大家都能懂的,嘻嘻)

(短打OOC无脑小甜饼,求别撕我,嗝)

偷偷摸了个壁纸。

请代入薛瑶薛恶友组。

对面薛洋、这里瑶妹的视角。

等有钱冲黄钻了就做空间背景哈哈哈哈哈哈,太棒了。

【占有ABO 第九章】魔道祖师 恶友组 瑶薛

【占有ABO】第九章

魔道祖师 恶友组 瑶薛。

终!于!更!新!了!

连我自己都觉得久违的更新!!

怕是严重OOC,致歉求不要挂我哇。

简单来说,就是一对向来在别人面前装B的恶友,突然发现对方一个是A、一个是O之后,顺理成章♂的故事。

金光瑶A,薛洋O。

不喜勿入,拒撕[划重点]。

祝看官们食用愉快w。

————————————

设定:

金光瑶:天乾=A
二人伪装:中庸=B
薛洋:地坤=O

————————————
章节的传送符:

1.【第一章】(噗嗤)

2.【第二章】(滴滴滴)

3. 【第三章】(咕噜)

4. 【第四章】(滴滴滴)

5. 【第五章】(滴滴滴)

6.【第六章】(啪嗒)

7.【第七章】(滴滴滴)

8.【第八章】(咔嚓)

9. 【第九章】(滴滴滴)

—————————————

TBC.

OOC致歉!

存货终于发了,因为被催更太久了,怕你们打我qvq。

拖更不是故意的,但也先给大家道个歉!高三狗实在是比较忙,不好意思哇。

这周是考试复习周,所以周末前就这么一更。

等周末会把黑道paro填出来的啦。

子稔 谨上。

【伪肃清】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薛 薛洋 金光瑶

【伪肃清】魔道祖师 恶友组 薛瑶薛。

假的肃清。

十分钟瞎写的,哈哈哈求不要掉粉。

祝看官们食用愉快。

————————————————

这一日迟早会到来,只是比薛洋预料中的快了太多。

他斜斜立着,以剑撑地,受了好处伤,血染红了衣衫。

终于等到了始作俑者的出场。

“登顶金麟台对你就那么重要?”

“是呀,”金星雪浪的少年上前几步,嘴角似仍噙着几分笑意,“难道你会不知?”

“所以你就要为功名弃我?”

二人之间向来无需什么掩饰,便干脆利落地答:“我以功名弃你。”

“好啊,好啊,”他强作顽劣的模样,咧嘴笑了笑,“这才是我认识的金光瑶嘛。”

“若你不为功名弃我,我怕是还寝食难安。”

————————————————
(↓以下是糖。)

“客卿便安心地去,”在凑近给最后一剑的时候,他似乎往薛洋袖口塞了些什么,“去哪里都可以。”

那是一张传送符。

薛洋眯眼打量身前人,精疲力尽已无力再多话,只心道,也难为你晓得你我多年情分,还不赖啊小矮子。

“别惹上君子,”那人在他耳畔轻声道,“也别再回来。”

“就当为了你我都能好好活下去。”

“我们后会无期。”

————————————————

短打Fin.

觉得他俩不加修饰的话,就应该是这种样子的。

悄悄说,番外里,私觉,薛洋是真的有很把瑶妹当朋友。

好了下周期中考,回来后会有更新!

挥挥!

为什么吃恶友。

大抵尚且是年纪轻轻,比起你死我活、正邪两立的CP,更偏爱携手进退、三观相同的一对。

就像,我说个地名儿,请你去做干净些。下一秒你就能知道,我是要你杀人还是放火、或者杀人放火两者兼有。

再者,彼此遥遥对望看一眼,就知道下步棋该怎么一明一暗、里应外合地走。

你杀人放火,我打点后事。

我暗地算计,你明处嚣张。

当然也免不了你猜疑我、我忌惮你。

所以偶尔玩玩尔虞我诈的小把戏,再享受被对方看透又拆穿的过程。

但遇人要杀你伐你,我会保你,也一定保你。逢上有人辱我骂我,想必你也会替我割了那人的舌头,叫他再吐不出什么污秽。

或许哪天我为局势所迫,再容不下你来,那也必不会害你性命。纵你此人睚眦必报,念及我不得已,也免了回头一场报复。

绕来绕去,走了大半辈子。到头来想想,还是你我最知彼此。

权当不枉交心一场。

你看吧。

反正天生一对,只是心照不宣。